豌豆凉粉,消夏的美味佳肴

在农村,过去几乎每个家庭都种植豌豆,但与水稻、小麦和油菜不同,一小块豌豆种植在田地的边缘。在饥荒的年代,家里的食物在春天总是不够,当“绿色和黄色得不到满足”时,口粮的短缺可能会得到弥补。后来,虽然生活条件很好,但每到秋天,我妈妈总是喜欢在麦田旁种一些豌豆,这样贪婪的孩子们就可以尝尝新鲜的了。

在童年的记忆中,豌豆是野生建筑中最美丽的作物之一,有着美丽的花朵和叶子,就像新月的豌豆角像一艘划艇。在三月的春天,在柳风的轻抚和春雨的滋润下,新鲜的豌豆幼苗由浅绿色变为绿色,再变为油绿色,这是一天一天的事情。在季节的催促下,豌豆幼苗在豌豆叶子的对面伸展开来,像一对蝴蝶同伴一样在微风中轻轻摇摆。在明朝节日前后,豌豆花盛开,白色、浅红色和紫色的花盛开,吸引蜜蜂和蝴蝶来回穿梭,采摘花朵和制作蜂蜜。

当豌豆花死亡时,豌豆花变成豌豆角。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在上学的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绿色的豌豆田。看着刚从豌豆幼苗上长出的嫩豌豆角,我们贪吃的孩子们的肚子已经唱出了空城计划。然后,他们三三两两地走进地里,尽可能早地采摘嫩豌豆和角。他手里拿着很多东西,口袋里鼓鼓囊囊的,然后坐在田里的草地上,点着眉毛品尝那珍贵的浓浓味道。因为此时豌豆还没有成熟,里面的种子还没有饱满,嫩豆荚里还有一包甜水。当我们贪婪的时候,我们直接把豆子放进嘴里,一缕香味立刻溢出我们的嘴,充满我们的内脏。

(图片与文章无关)

在谷雨的道德操守之后,豌豆和角真正成熟了。我的母亲善良而简单。不管一年中的四点钟我家有什么时令水果和蔬菜,我都不会忘记给邻居送些新鲜的食物。新采摘的豌豆和角也不例外。那时,我非常喜欢吃妈妈为我们做的豌豆和牛角。我一从锅里出来,就从竹篮里抓了一把先吃了,我的手又热又痛。这可能是我年轻又不耐烦的原因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总是认为一颗一颗地剥豌豆太麻烦了。相反,我过去常常把几颗豌豆并排放在嘴里,然后用上下牙齿轻轻地抚摸它们,被挤压的豌豆顺着我的嘴往下滚。品尝那些香甜的豌豆,在舌尖上成为我童年的爱。

现在我想起来了,这位聪明的母亲会做很多和豌豆有关的食物,尤其是她做的豆饼和食物粉,又甜又好吃,让我永远不会厌倦。在我的记忆中,每年,在家里种的豌豆收获后,我妈妈都会保留一些顶级的豌豆作为种子,其余的几乎都被磨成豌豆粉。毕竟,豌豆粉被广泛用作制作果冻、面条和其他食品的主要原料。在炎热潮湿的早晨,我妈妈总是在努力工作前煮好热豌豆冻,放在一个大铁锅里让它自然冷却。中午,当一家人结束工作回到家时,他们的母亲迅速把凉粉切碎,并放入准备好的配料,如洋葱、姜和大蒜。过了一会儿,一碗碗风味独特的豌豆凉粉端了上来,全家人坐在树荫下,一路嚼着新鲜美味的凉粉,享受着夏天和夏天的浓浓美味,享受着说不出的舒适和温暖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lkje.com/a/274.html